当前位置:首页
> 动态要闻 > 媒体链接
患上老年痴呆症的母亲忘记了所有 却记得儿子还没结婚
绍兴晚报:绍兴市第七医院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情景剧,看哭了台下众多观众

发布时间:2019-05-20  14:27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 打印

护士问:“阿姨,知道我是谁吗?”老太太答非所问:“儿子啊,你好找老婆了。”5月12日,绍兴市纪念第108个“国际护士节”先进展示大会上,绍兴市第七人民医院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情景剧——《都挺好》戳中了很多人的泪点,其中哭得最伤心的要数27岁的吕先生,“剧中那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妈妈,就跟我妈妈一个样:老人家什么都不记得了,但还惦记着我的婚事。”吕先生说。

儿子是她精神世界的全部

吕先生掩面哭泣的样子被拍了下来。“《都挺好》这出情景剧是根据我们医院一名患者的故事改编的,该患者患有老年痴呆症,演出那天,我们把患者的儿子请到了现场。”绍兴市第七人民医院工作人员沈女士回忆说,演出还没过半,坐在她旁边的吕先生已泣不成声,她赶紧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幕。

今年67岁的刘阿姨是故事的原型。14日上午,记者见到她时,她正安静地坐在床上。见到陌生人,她一脸疑惑,警惕地盯着记者,没有说话。该医院老年科护士长唐志仙拿来一个苹果,老人立马抢了过去。

“她经常自言自语,很少跟人交流。”唐志仙说,对于新近发生的事,老人家记不住,一些比较久远的片段她却记得很清楚。“刘阿姨永远忘不掉的,就是儿子还没有结婚这件事,每次说起这事,她总是很苦恼,她希望儿子结婚,但又犹豫。她说,她不会抱小孩,儿子结了婚生了小孩,怕没人照顾。”

“您有几个孩子?”记者试着与刘阿姨沟通。老人家不会说普通话,口音很重,交流有些费力,记者反复问了几遍,才听明白。“我儿子很厉害的,会做菜(厨师)。”她总是答非所问,“儿子”成了她精神世界的全部。

“母爱真的太伟大了,演出时,台下很多观众都看哭了。”该医院护士陈晓莹给记者翻看她手机里的照片,照片中,观众们一个个都眼含热泪。

“她是我妈,我没法放弃”

刘阿姨的身世,唐志仙一清二楚。“刘阿姨生有一子一女,老伴早几年去世了,她女儿肢体残疾,一家人的生计全靠儿子维持。”她告诉记者,刘阿姨的儿子吕先生特别孝顺,虽然母亲啥都不记得了,他依然把她当个宝。“他没有嫌弃老人,每个月都要请一天假来陪陪她。”她说。

吕先生是新昌人,在当地做厨师。昨天上午,记者电话联系了他。“剧中那位‘老太太’的表现,就跟我妈妈一个样,想起我妈,我就忍不住哭了。”他说,剧中有一个情节,讲的是老太太抢别人的苹果,现实中,他的妈妈也是这样。“我谈了个女朋友,但还没办法结婚,这事我妈一直记得,我觉得她是愧疚,我真的不怪她。”电话那头,吕先生没忍住,哭了。

两年前,吕先生发现母亲开始健忘,不记得儿子是哪个,不记得存折放哪里,床成了她的一方小天地。长期卧床的结果是,老人臀部长了很大的褥疮,“我每天要上班到凌晨两三点,姐姐又没法照顾妈妈,实在没办法。”吕先生说,有一天夜里,他妈妈竟离家出走了,直到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后送回家。“妈妈已经完全不记得我,我问她出去干嘛,她说‘回家’。”吕先生说,在痴呆症老人的精神世界里,“回家”似乎是一个最常见的念头,而且经常要出门“寻家”,尽管他们并不清楚要回哪个“家”。

去年春节,吕先生下决心把妈妈送医院治疗。“不管妈妈变成啥样,她都是最好的,我没法放弃她。”吕先生说,他期待有那么一天,妈妈神志变得清醒了。

“我们都有老的那一天”

“我妈去医院的时候,蓬头垢面的,看着像个鬼,现在胖了许多,人也变清爽了。”吕先生很清楚,这一切得益于医护人员家人般的细心照料,“医院知道我的情况后,给予我很多帮助,帮我争取到很多‘报销’,知道我妈喜欢吃苹果,护士们总是自己掏钱买。”他说。

刘阿姨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。那天演出结束后,护士陈晓莹把吕先生的“哭照”发到了微信朋友圈。在越城区银泰城开店的董先生看到后,拿来了当天营业额一半的钱,共4192元。他给这里的老人们购买了生活用品,剩下2000元捐给刘阿姨。

“钱。”刘阿姨紧紧把钱攥在手里,咧开嘴笑得很开心。董先生问她,这钱怎么用?“给儿子结婚。”她回答得很干脆。

像刘阿姨这样的患者,市第七人民医院还有100多个。共同生活中,医护人员很懂得相处之道:即使不懂老人在唠叨什么,也需要倾听,用“嗯、哦、好咯、真的啊”来回应;多夸赞老人的优点,尽量帮助老人完成他们想做的事情;要有足够的耐心,哪怕对老人讲了100次应该怎么做,还是要不厌其烦……唐志仙说,相处之后发现,老人们其实人很好,很单纯。有一次值夜班,她累了,一位老人把衣服轻轻盖在她身上,这让她倍感暖心。

“我们都有老的一天,看着这里的老人,我们总会联想到自己的父母。”唐志仙说。

让吕先生稍感宽慰的是,忘掉了那么多事情的母亲,还能不时唤声“小弟”——那是吕先生的乳名。

 

 

来源:绍兴晚报        作者:记者 陈乙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