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动态要闻 > 媒体链接
绍兴晚报:病媒防治工作者是干什么的?专门与蚊蝇打交道 为取样,他们经常以身诱蚊

发布时间:2019-06-24  09:18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 打印

        6月19日,刚下过雨,空气潮湿,在越城区城南街道凤凰村杂草丛生的房前屋后,3名人员带着手电筒、勺子、吸管等装备挨家挨户搜寻着,围观村民很是不解。

  忽然,他们发现一个装着烂泥的水盆,其中一人俯下身,打开手电筒一照,发现有蚊幼在蠕动。工作人员取出采样勺,从水盆里舀出一勺水,再用吸管吸出水中的蚊幼,鉴别后挤到采样瓶中。随后,这些蚊幼被带回病媒实验室,待孵化后用于抗药实验,指导全市蚊虫防治的化学用药。

  他们是绍兴市疾控中心病媒生物预防控制科(简称病媒科)的工作人员,捕捉采样是日常工作。

  在野外以身诱蚊

  近年来,由于虫媒传播引起的新发传染病时有发生,为加大对病媒生物的防治,2011年,病媒生物科在市疾控中心设立,它承担着全市病媒生物防治技术的指导和评估。年轻的蒋国钦承担着团队的主要工作,骨干成员何学军是全市资深病媒防治专家。

  除了对蚊幼的监测,他们还需对成蚊进行监测。为捕捉到样本,他们不惜以身诱蚊。通常在蚊虫易孳生的炎炎夏日,蒋国钦和何学军在草地上支起一顶蚊帐。与普通蚊帐不同的是,它有两层,里面一层垂到地面,外面一层短一些,离地面大约20厘米。“这样设计的目的就是让蚊子顺利进入第一层蚊帐,又无法突破第二层蚊帐。”蒋国钦说。

  准备工作就绪,蒋国钦把裤管撩起至膝盖处,露出小腿,坐到蚊帐里层,引诱蚊子进蚊帐,何学军则伺机将蚊子捕获。两人轮流当“诱饵”,时常会被蚊子叮得满腿包。

  针对不同蚊子有不同的检测方法,这种双层叠帐法就是专门针对白纹伊蚊(专门传播登革热病毒的种类)设计的。蒋国钦介绍,通过对样本的分析,测算区域内蚊虫密度、种类等指标,可以制定科学的方案,预防和控制虫媒传染病的发生和传播。

  这对夫妻怎么死的?

  当疫情发生时,人们往往比较害怕。作为从事传染病的预防与控制的公共卫生工作者,要冲在最前线,去现场取证调查,进行应急消杀。

  去年7月,上虞区虞南山区某村有村民被蜱虫叮咬,出现发热伴血小板减少,接连导致两人死亡,两人是夫妻。当地村民对此十分恐慌,甚至怀疑村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。

  两人的真正死因是什么?蒋国钦他们决定一探究竟。他们穿上白色防护服、戴着口罩和手套,带着专业监测设备到村里,村民却对这些“白衣人”充满抵触。

  蒋国钦一方面联系村干部,让他们出面安抚村民的情绪,一方面向村民解释:“村里可能有蜱虫传播病毒,两人的死因可能与蜱虫有关,建议村民上山前要做好保护措施,有发热症状要赶紧就医。”

  向村民解释后,蒋国钦和团队成员开始抓蜱虫。他们爬野山、穿草丛、蹚稻虫田,抓蜱虫如大海捞针。经过一上午的搜寻,终于在一处山脚下捕获到了蜱虫。这是死者曾经工作过的地方,团队迅速对他们居住过的房屋进行应急消杀,并且对周边村居进行了消杀。

  疫点消毒后,疫情得到控制。经检测,造成这对夫妻死亡的病毒,为蜱虫传播。由于处置得当,该区域未出现后续病例。

  哪里脏就往哪里钻

  “医院里的医生,每天救死扶伤。我们病媒防治工作者虽然也在防病,但都在幕后工作,专门与蚊子、老鼠、苍蝇、蟑螂过不去。”蒋国钦说。

  村民房前屋后的破烂瓶罐处,农贸市场剁肉的砧板下,后厨仓库的货架旁,臭气熏天的垃圾堆旁等,就是他们工作的地方。由于工作不被了解,还会碰到一些阻碍。比如去一些饭馆里取样的时候,他们就经常被工作人员驱逐:“走走走,别影响我们做生意。”这时,蒋国钦要不厌其烦地解释:“蚊子、苍蝇容易携带病菌,我们是来监测的,以更好地控制传染病疫情。”

  疫情控制,容不得有半点马虎和懈怠。去年,蒋国钦准备去疗养,行李都打包好了,出发前一小时接到电话报告:越城区马山镇宁六村有可能存在登革热疫情!蒋国钦立即放弃疗休养,带领团队马上赶到宁六村排查了一上午,后来检测结果为阴性,排除了登革热疫情。

  通过对蚊虫密度的监测,掌握我市蚊蝇等病媒生物的季节消长规律,结合传染病开展风险评估、发布预警,号召全民开展“翻盆倒罐,清积水”等爱国卫生运动,有效降低了我市蚊虫密度,阻断登革热等传染病的传播媒介。近4年来,我市未发生过登革热本地疫情。

  “病媒生物预防与控制任务繁重,且专业性强,团队里年轻专业成员比较缺,接下来我们将加强年轻队伍的培训,增强对病媒生物的专业检测、鉴定能力,为民众筑起防护墙。”蒋国钦说。

 

 

 

来源:绍兴晚报       作者:见习记者 吴可蒙 文/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