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动态要闻 > 媒体链接
外卖小哥送餐途中突发脑溢血,没钱也没人陪 医护人员精心治疗和陪护他3个多月,他终于能站起来了——
绍兴晚报:“他们没有放弃我,鼓励我走出一步、两步……”

发布时间:2019-09-06  08:35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 打印

昨天上午,在绍兴第二医院,42岁的陈军政借助助行器走了约30米!“娟姐,我还可以走。”他扭转头对护士长陈文娟说。陈文娟笑着点头。

陈军政是绍兴一名外卖平台的送餐员,一次送餐时突发脑溢血,昏倒在路上。住院3个多月后,陈军政奇迹般地站了起来。“我没钱,住院也没亲人陪,我和这里的医生、护士非亲非故,但他们没有放弃我。”陈军政说着说着就哭了……

送餐路上突发脑溢血

时针拨回到今年5月18日晚。

陈军政昏倒时,刚好被路人看到。很快,他被救护车送到绍兴第二医院。“当时他已意识不清,口齿含糊。诊断为脑溢血,须立即手术。”该医院神经外科张医生说。

“马上手术!”该医院领导一声令下。一场紧急救治随即展开。

“整个抢救过程中,患者的手机一直有催单电话打进来,但就是没等来他家人的电话。”该医院一名护士回忆说。术后,陈军政被送进重症监护室。

陈军政随身携带的包里,有一张身份证,信息显示,他是江苏连云港人。“后来我们通过派出所联系上了他的家人,但他们不愿来照顾。”护士长陈文娟递给记者一张写满了手机号的纸条,“你看,他的家人、单位我们都联系了,就是没人过来。”

“他克服了脑水肿关、感染关和营养关,术后第三天才苏醒。遗憾的是,在他睁眼的第一时间,他没有见到家人。”该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黄兰芳说,由于病情一直不稳定,陈军政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差不多80天。

“我昏倒那晚,正好在送餐,倒地后不能动弹。”昨天,陈军政告诉记者,他和家人感情不是很好,双方已很多年没联系,“这几年一直在绍兴,平时就给人送外卖勉强维持生计。”

床头柜塞满爱心衣物

没有亲人来,但又需要人照顾,陈军政该何去何从?

“继续留院后期康复治疗。”医院领导又一次拍板。

“他8月6日转到我这里,能说话,不会走路。”陈文娟告诉记者,约一个月里,她和同事们承包了陈军政的各项琐碎事务。“定时帮他擦身、更换衣服和床单被褥,没人有怨言。”她笑着说。

卫生员寇先生也主动加入到爱心护理中来。

有人给他拿来了T恤衫。“换上的那一刻,他开心得像个孩子。”一名护士对记者说。

病床边的柜子,没多久就被医护人员送的衣物塞满了。每天,他还能收到水果和点心。

“为了让他不对导尿管产生依赖,我们坚持让他使用小便器。”陈文娟说。避免尿床的秘诀就是不停地提醒。“一开始一两个小时提醒一次,后来三四个小时提醒一次,只要他没有尿床,我们就奖励他。奖品是水果和糕点。”陈文娟说。

陈军政的一日三餐,医护人员也包了。“同事们捐钱给他办了一张爱心饭卡,轮流给他打饭。”陈文娟说。

他终于能站起来走了

脑溢血导致陈军政丧失了部分生理功能,今后他的生活怎么办?“最大程度地让患者保留生理功能,这是我们的目标。”陈文娟说。 

“他们比我还着急,经常催我动一动。”陈军政说,担心他卧床久了,下不了地,陈文娟给他买来了布鞋和助行器。

在护士们的搀扶下,陈军政终于站起来了!

从颤颤巍巍的第一步,到趔趔趄趄的两步、三步……每一步看似简单的左右脚轮换向前,对陈军政来说都是那么艰难。但是,他做到了。“如果没有他们的鼓励和照顾,我这辈子可能再也不会走了。”他说。

每一次进步,陈军政清楚地记得:下地第一天,他挪出了大概1米;第二天约3米;第三天约10米。“现在我一口气能走50米。”他开心地说。

“他现在能自行进食,也不需要我们追着提醒大小便了,每天还自主下床锻炼下肢功能,就连洗衣服、洗脸,他也能独立完成了。”陈文娟说,看着他一点点康复,她和同事们别提有多高兴了,“相信他能自己走出医院!”



来源:绍兴晚报       作者:记者 陈乙炳 文/摄